阿转废话一箩筐

唉我为啥那么喜欢カブ吉太太呢就是因为她的雏森写得实在是太苏太温柔了 符合我对原作森的理解(+脑补)就比如说她那本yukihinajun里,雏森的假死任务玩脱了(本来是要假装坠崖结果真的被人狙击掉下去了),她是这么写雏森最后的念头的⬇️ 小暮啊。我要是死了,你会露出什么表情呢。若是像你了结敌人时那样怒目圆睁的修罗面孔,我可不太乐意。虽然不会告诉你吧,其实我很早就对一件事暗下决心了。我死的时候,最后映入眼帘的事物如果能是你的笑容该多………「ッ、雛森さん!」枪声,还有与之重合的小暮的呼喊。视野瞬间摇晃起来,想要踩上实地的脚却丝毫使不上劲。啊,糟了。这么想着的同时我向后倒去。身体拼命挣扎着想要站稳。没有受伤的另一只脚踏出的瞬间,追击的第二发子弹击中了膝盖。我看见小暮飞奔而来的身影。明明在竭力嘶吼着什么,不知为何声音却无法传到这里。海浪与风太过喧嚣了。直到最后一刻仍挣扎着的我的右手,向着虚空伸去。小暮,离我还很远。来不及了。所以我在最后,抱着些许的期待努力地笑起来。小暮极度扭曲的脸,浸染着恐怖与焦灼,还有一丝惊讶。他拼命地向我伸出手来。从中流露的情感自然是令我欣慰的,但我真正想看到的,是他也能用微笑回应我。哎。也没办法。要怪只能怪我自己这么早就要折在半路。都不过是来不及罢了。要是能让你笑出来的人是我该有多好。让你有了痛苦的回忆,对不起啊。 2018-09-14 热度(4)
【雏暮】疼痛 月咏后 灵感是雏森小暮在照日杜一系列任务中所受的伤都在同一位置(左腹) 寡言但想得很多的小暮 还没有真正成为弥赛亚,有着距离感的两人 自我满OOC 惯例矫情 又臭又长还没有车 我好想上雏暮车 “…我俩好般配啊。” “……您指什么?” “这里。”雏森用指尖轻抚着缠在腹部的绷带,停在靠近左手边略微渗出深色的地方。小暮也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腹——换药后的再包扎尚未完成,相似的深色从同一位置的纱布和绷带下浸染出来。 “不觉得像情侣装吗?” “请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 行吧行吧。搭档用他一贯轻飘飘的声线答应着,光着上身就在医疗室里懒散地东摸西瞧。小暮的眼神也随着他游荡的身影飘来飘去,直至身后的医生发出了包扎完毕的信号,他才回过神来道了声谢。嘴角点缀着痣的男人摆摆手算是回应,拿起平板开始记录什么,边写边朝着雏森慢慢走去。刚才还在四处晃荡的他停在了无菌室前,正通过小窗向里窥视。 “这家伙还要躺到什么时候啊…” “移植手术很成功,再观察五天就能出来了。他可是个很顽强的孩子呢,不像某个能睡的家伙占了这个床位五年。” “那还不是怪一岛那个混蛋…” “是一岛「系长」。” “——痛!!!痛死了桧桓さん你干嘛啊!!” “是Dr.SEVEN。” “痛!!!都说痛了!!” 五秒内Dr.SEVEN第二次将平板的圆角准确地磕在雏森腰上的一点——背面与左腹的伤口相对称的某个地方。如今雏森正弯着身子表情扭曲地捂着后腰,又把手拿到眼前端详,似乎是在确认有没有出血。 ……左腹是那道拜同一柄刀刃所赐的伤口。而相对称的腰上似乎是一处,子弹的贯穿伤。 雏森千寿很少受伤。五年的战线脱离几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极有余裕的,随性的战斗方式看似有机可乘,实则非常精明,很少有让敌人得手的机会。 这样的战场好手,为了庇护自己……小暮很快中断了思考,那一连串事件中他应自责的事太多了,循环往复到最后,就连自责的想法本身都显得累赘而无用。 该去思考的是那个贯穿伤——小暮留意过雏森的左腹,与自己相似的锐器伤稍高一些的位置,有一块雏森独有的印记。星芒状的撕裂,火药烧伤的痕迹,小暮知道符合这种特征的射入口对应的类型……枪口直接抵在身体上开火,是接触射击。 …是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近身接触到雏森千寿并以这种方式重创他呢? 如果开口问的话,雏森未必会隐瞒。 “怎么了小暮?一直盯着这边。” “……没什么。” “…那,都弄好了吧?回去?” “好的。” 小暮只知道雏森在第一次潜入任务中负了伤,对具体细节却不甚清楚。那个不寻常的贯穿伤也是他在某次包扎时偶然看到的,雏森并无遮掩的意思,似乎也从未有解释的打算。那伤口似乎只是不痛不痒地开在那里,没有引发的缘故,也没有后续的折磨。 刚才Dr.SEVEN训诫的恶作剧,是小暮第一次有了那伤口确乎与雏森的神经相连的实感。 ……雏森千寿不会轻易将自己的脆弱示人。也许有时在他五年前的旧识面前会流露几分,但在小暮面前,他大多时候都是现在这副轻松的样子——离开医务室后雏森便不再理会腰上的伤口了。小暮尚因为药膏在伤口处的刺激直不起身子,他却如往常一般双手插在衣兜里挺拔地站着,眼神在直升电梯变动的表盘上飘忽。看不太出是个伤患。 疼痛是被隐藏起来了,并不是不存在。 那么雏森经受的疼痛究竟有多少,又是何种体验呢?能类比的,大概也只有自己身上那个所谓“般配”的伤口了…可负伤时的痛感小暮自己也记不清了。隐约留有印象的是敌人想摆脱他钳制时利刃在体内的搅动,不过也仿佛与自身无关一般毫无实感。那时的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痛觉都被稀释得微乎其微。 相比之下,反而是左腹那几道愈合已有些时日的伤痕,与之相关的混杂着震惊和羞耻的凌烈痛楚,格外清晰地停留在脑海中。就连那扭曲的褶皱形状,尽管已被新鲜的伤口覆盖了绝大部分,却好像仍烙印在那里似的,持续烧灼着自己的神经。 弹孔,还有杖剑的刺痕,造成它们的人是—— 走在前面的雏森突然停住,小暮险些撞到他的后背,勉强才收住脚定了定神。他困惑地抬头,瞬间明白了雏森止步的原因。 一岛晴海。 注意到他们的异状,几米外身着西装的男人脚步只停滞了瞬息,便毫无顾忌地拄着拐杖迎面向他们走来。只要还身处教堂,就不可避免地会与这个男人打照面。但在从电梯出来后这条狭长的走廊中,回避和无视都变得不方便起来。 啧。雏森发出不快的咂舌声,侧过身子算是给那位幕后的系长让道。小暮只是别过头去,但也微微往墙边靠了几分,勉强让出了可容通过的空间。一岛抬眼扫了眼二人,低头像是笑了笑,便不慌不忙地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走吧小暮。” “——伤口,看起来恢复得不错嘛。” 一岛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雏森一惊,本是要立刻离去的脚步也一时滞住。那戏谑音调的源头似乎并没在期待他们的应答,而是继续自顾自说着。 “还请务必好好休养。” “在下次任务中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雏森的瞳孔骤然缩紧,他猛地回头,一岛已经转身离开。 拐杖敲地的声音逐渐远去,雏森盯着一岛逐渐隐没在走廊尽头的身影,慢慢地按下自己因为一岛的话语而急促的呼吸。以玩弄人心为乐的自称弥撒的恶魔……与那个男人的交流总让雏森心生厌恶,如今还多了几分对总是被轻易激怒的自己的懊恼。最后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堵在胸口的烦闷都释放出来。 此时雏森才察觉,从身后传来的远比刚才的自己更急促的呼吸声,丝毫没有平静的趋势,反而愈加不稳。 “小暮……?” 小暮弯着身子,右手紧攥左腹处的衣衫,关节都用力得发白——似乎,并不只是抓着衣衫,有什么从那里渗透出来,把黑色的布料浸染得更深,从他的指缝间沁出,又滴滴答答地落下。 是血。 “……我不是…你的道具…” 雏森的脸色变了。 “先躺下吧。” 小暮沉默地照做。视野终于由地面切换为天花板。他平躺着看着再熟悉不过的自室的漆黑吊顶,漠然地将目光锁在某个虚空点上。与平常一样没有表情的脸,又比平常僵硬得多。 被扯裂的伤口已被重新包扎好,衣服也换成了干净的。看到他俩折返回医务室,Dr.SEVEN竟也没多问什么,取出工具和药品像平时一样进行了处理。若不是再度踏上那条长廊时看见沿路洒落的血滴痕迹,过去的一个小时仿佛就只是再之前的倒带重来。 雏森把那件染血的打底衫放进待洗的衣物筐中,又扯起自己的衣衫端详了一会儿。漆黑的底色看不清污渍,但大概也在搀扶小暮时沾了血。最后他选择脱掉上衣,顺手也扔了进去。 “要喝水吗?” “……” 水流入杯中,然后是玻璃杯被搁在床头柜的响声。小暮略微转头,雏森光着上身站在那里。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绷带和他同样白皙的肌肤,在色调暗沉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晃眼。 “把药吃了。” 他将用纸兜着的几粒药片放下,转身去为自己倒水。小暮扫了眼床边的东西,便重新将视线投向顶上。解决完自己那份的雏森返回床边坐下,看着始终无动于衷的搭档,无奈地挠挠头,再次打破了沉默。 “小暮。吃了药才能好得快。” “好得快有什么意义吗?” 回应意外地迅速,倒像是打断了雏森的话一般。小暮抛来的眼神像是在逼问,又像是不需要任何答案的示威。雏森看着他没有波澜的瞳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略带责备的语气再次唤了一声。 “小暮。” “……” 小暮轻微地呼出一丝鼻息,无言地撑着床沿起身坐下,将手伸向了杯子。过程中小暮始终感受到雏森的视线,直到所有的药都服完,玻璃杯被重新放回床头柜上,雏森才低下头长舒了一口气。 ……伤口早日愈合,也不过是继续为这个由一岛晴海领导的组织卖命罢了。与其始终被那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如让自己这个“道具”彻底坏掉,永远无法被得心应手地使用好了——那时小暮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念头,回过神来时,五指已深深嵌入尚且结痂不久的伤口。 幼稚的自残行为无法报复谁,也无法使自己逃离愤怒和不甘。抵触雏森的好意更是没有意义,只会让两人间的气氛更加尴尬。明明这些他都清楚,却总是忍不住用那些任性的行为发泄情绪……此时雏森便是他苦劳的看护人。小暮微微抬头看见雏森腰间缠绕的绷带,长廊的不期而遇前自己思考的东西在这时才稍微回到脑中。 多可笑啊,他还在思虑雏森的事情,甚至妄图去探究那人身上未知的伤口……被简单的话语挑衅后满脑子就都被自己的事情占据,哪里还有余裕替对方操心呢。 巡回思考着雏森的事情,不过是好奇心作祟,以自我满足为目的故作的弥赛亚姿态罢了。 说到底,小暮洵最厌恶的还是无能的自己。 “——喂!!” 手腕被用力地握住。右臂被拉扯着抬起,小暮恍惚地抬头,合上雏森紧张的视线。手掌中残留着绷带略微粗糙的触感,被雏森从左腹移开时才略微卸下了指间的力气。 “我可不想再跑一趟医务室。” 雏森松开那手腕,紧锁着眉头看着小暮再次低下头去。 “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不疼吗?” 简直像是,对赌气的孩子说教的母亲……小暮脑中冒出古怪的,尤其对有着那样出身的自己而言更显荒谬的念头。他觉得可笑,却不知道从自己那张死板的脸上浮现的是什么表情。 “反正总会愈合的……无论有多少裂口,几重伤痕,都会愈合的。等到这具身体支离破碎失去利用价值的那一天,换上新的替代品就好。不是吗?” “疼也没关系。不过是‘我’一人的疼痛罢了。” 看吧,又是这样。 只会吐露任性话语的,幼稚的自己。 “……晚安。” 再说下去也只是让自己难堪,小暮别过头不去看雏森的脸,重新躺下合上了眼。 额外的重量突然落在了床上,发出不寻常的动静。躺下时随手拉上的被子也被掀开,小暮惊讶地睁眼,雏森已把一边膝盖跨过他的身体,半跪在了小暮的腰间。他垂着头看着小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雛森さん?” 左腹忽然被手覆上,小暮茫然地看向那里,雏森的体温缓缓通过掌心危险地传入伤口的位置。小暮还在困惑他的意图,另一边的手突然也被抓住。雏森细长的手指笼着他的,将小暮的右手按在了自己的左腹上。 腹上传来的威胁感让小暮本能地不安,被拉扯着的右手则不知所措地任由雏森制约着。他抬眼和雏森目光相接以求解释,立刻又因为视线的重压想要逃开。 “害怕吗?” 雏森的右手略微动了动。最前的骨节向里弯折,指尖作下压状。小暮空咽了一口,逼着自己迎上雏森尖锐的目光。 “不。” 下一秒雏森的双手同时发力。伤口被按压的疼痛直达神经末梢,小暮下意识地用力闭眼,将反应限制在脸上最低限度的抽动。雏森并没有用什么劲,倒是自己的精神过于紧张地集中在那里。 小暮突然感受到另一边的异样。 他急忙睁眼,看向自己被按在雏森左腹上的右手。“般配的伤口”——雏森使力将小暮的手按进了那里,殷红色从绷带下渐渐透出。 “……您在做什么?!” 感受到指尖湿热的大脑一片空白,小暮慌乱地想要挣脱雏森的手,又不得不顾忌动作的轻重。 “!!雛森さ…” “…害怕吗?疼吗?” 雏森颤着声音开口。小暮愣住,一时竟找不到任何回应的话语。 “疼痛是相连的啊……一个人所受的每一道伤口,每一分痛觉,都会以千万倍的苦楚报复到关心思慕他的人心里…” “疼痛从来都不是你一个人的。小暮。你是我的弥赛亚。” 他的左手渐渐撤了力气,松开了小暮的右手。绷带上浮现的血色缓缓地晕开,小暮惶恐地盯着那里,仍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你也因此感到害怕,那就和我是一样的。我不想再有那样的心情了。” “给我记好这份恐惧。” 雏森从小暮身上起来,动作比先前迟缓得多。辗转的姿势似乎扯到了开裂的伤口,他发出细小的嘶声,身子微晃,但很快在地面上站稳了,拾起刚才掀到一边的被子,重新展开铺在小暮身上。雏森又站着思考了几秒,最后伸手拍了拍小暮的脸颊。 “我没事。好好休息吧。晚安。” 他熄灭了灯。 小暮在黑暗中蜷缩起身子。苦涩夹杂着因为雏森的话语而无法抑制产生的欢欣,让难以名状的情绪对喉咙与眼角的灼烧更猛烈了几分。 他回忆起雏森在自己面前少有的几次失态。惊惶,哀痛,总是微笑着的假面分崩离析,仿佛那些开在小暮身上的伤口同样刻在了他的身上。 ——疼痛是相连的。 小暮将右手小心地放在面前,铁锈的腥味传入鼻中。这是雏森愿与他共享的疼痛。 ……左腹。拜同一柄刀刃所赐的伤口。稍高位置的另一印记。子弹的贯穿伤。接触射击。 什么人能以这种方式重创雏森。 有答案在小暮的心里浮现出来,那是他多次在“暗渠”中搜寻,却从未在雏森面前问起的一个名字。那是雏森尚且不愿与他共享的疼痛。 ——恐惧。 为那未知的伤口感到焦灼,害怕那个人从自己眼前消失。他与雏森怀抱着的,是相似却不相同的恐惧。 小暮缓慢地将触碰过他的手指含入口中。是第一次知晓的,雏森血液的味道。 想了解更多。 自我满足也好,好奇心也罢。胆怯又无能的小暮洵的确是在渴望与雏森千寿——这个反复对自己说着“你是我的弥赛亚”的男人——一起分担什么。 但若连接彼此的始终是自己的伤痛,雏森的苦楚是永远也无法传达到这里的。小暮轻抚着左腹的伤口,他不想再用无意义的痛感折磨自己,也不想再为彼此交流的曲径徒增堵塞了。 若是有朝一日,能不通过这相连的疼痛交换心意就好了。 数着从隔壁床传来的匀称呼吸声,小暮闭上了眼。 没写出来的设定: 雏森小暮会被一岛那句话刺激到,是因为两人确实都觉得自己在照日杜任务中做得不好,甚至应该为柚木的死负起责任。小暮尤其这么觉得。 Dr.SEVEN对于二人折返回医务室没有太过惊讶是因为一岛提前给他打了招呼,并让他不用来参加科学搜查班的定期会议。爸爸还是爱你的。 小暮在照日杜事件之前就知道園之人的存在,但和雏森一样以为他已经死了。接触到照日杜干部名单时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名字。 2018-08-17 热度(8) 评论(7)
三期生枕头大战byカブ吉太太 看水幕的教堂枕头大战脑洞就想起这篇来了……カブ吉太太给三期生合志写的一篇小说,书不在手边我就大致回忆+自我补全复述一下剧情…就 特别沙雕又温馨的可爱日常…………--------------------------------------------------一天晚上柚御突然跑到雏暮房间说能不能一起挤一个晚上(原因好像是柚木在连着天花板的水管上做引体向上把水管搞炸了…)御池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和睡相好的小暮一个床,埋怨说都是小太郎的错小太郎应该回去睡湿床才是,要么就去跟新入り睡……………柚木当然也想和小暮睡啦(。于是雏森站出来主持公道(x),都是同期嘛让你们挤一挤没问题,但是床就这么大最好高矮个搭配一起睡不是?御池你肯定不愿意和我睡吧我懂我懂,所以这样哈,小暮和我睡,你俩睡小暮的床,ok晚安!小暮这时候已经困了都没说话wwww就默默进雏森被窝躺下了。雏森啪就把灯关了……………留下柚御震惊尴尬.jpg,尤其是御池才反应过来雏森在听到他俩说要借宿一晚时肯定马上就瞄准小暮了…………(小暮真抢手柚木纠结了一会儿先躺下,御池气呼呼地在床边傻站了半天最后没办法也躺下来缩在床的一角,但是枕头只有一个他没枕到睡不着……于是就让柚木让点枕头给他不然就把手臂借他枕,柚木说凭什么啊????御池:还不都是你的错我们才没床睡!!!两人正拌嘴突然从隔壁床大力飞来一个枕头把他俩砸了个够呛,“吵死了。”来自半睡半醒的愤怒小暮的攻击………中间过程我忘了反正后来四个人就开始枕头大战……………开心得不行雏森还把备用枕头都拿出来了,然后正当柚御要组合技开大反击时雏森突然一把把小暮抱进被窝里躺下……下一瞬间百濑就开门进来“吵死人了!!!!现儿几点了知道吗!!!!!”柚御手里还拿着枕头愣在原地……雏森这时睡眼朦胧地从被窝里探出头来说百濑你小声一点,小暮都睡着了…(奥斯卡上线了御池气了个半死说明明你们刚才玩得比我们还high!!!!小暮这时从雏森怀里探出头来揉揉眼睛……百濑瞬间好内疚压低声音说对不起哦小暮君吵醒你了吧我这就出去你好好休息,然后转身严肃地对柚御说作为惩罚御池君今晚来跟我睡柚木君去跟一岛系长睡!!都给我出来!!等到三人离开雏森一脸计划通,乐得不行调侃说哇跟一岛睡简直是噩梦……小暮思考了一下觉得枕头大战前前后后从头到尾大概都是雏森的阴谋……想着想着意识就有点模糊,刚才在百濑面前说是有演技成分,实际上小暮也是真困了………雏森看他躺着没动静似乎是不打算回自己床睡了,于是就准备起来去收拾一下小暮的床自己睡过去,结果突然被小暮拉住衣角说我自己的床让我明天早上自己收……………雏森就懂了说好好好,钻回被窝然后把灯关了……小暮快睡着前想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和别人打枕头大战,第一次和别人睡一张床,不知道明早醒来睁眼时能否能看见雏森…………柚御那边没有去和百濑一岛睡啦那实在太难为人了(。然后他俩就在坐食堂沙发上互相埋怨,但其实御池很开心,他之前都不知道枕头大战是什么,柚木也回忆起自己学生时代合宿和朋友枕头大战的事………两人都在想有空再一起玩吧。等到百濑发现的时候他俩已经靠在一起睡着了………于是百濑欣慰地给他们盖上了被子。今晚的教堂,两对弥赛亚都是依偎入眠的呢………………… 2018-08-05 热度(11) 评论(4)
喝了酒的两人 快乐ooc 【小暮我问你啊…你为什么那么仰慕有贺啊?】 〖有贺桑……很强大,很帅气……〗 【へぇ……】 〖冷静又不失温柔……〗 【ほぅ……】 〖简直像是男版峰不二子……〗 【???比喻好老土??不是这也太夸张了吧?在你眼里加贺美难不成像鲁邦三世……】 〖…………〗 【嘛算了算了……】 【……那我问你哈,如果不考虑周围的因素……我和有贺,你比较想和谁组合?】 〖有贺桑。〗 【………】 〖想和有贺桑组合。〗 【我听到了你不用说两遍…てか傷つく…】 〖因为有贺桑比雏森桑要正经……〗 【…行吧,那我和柚木你比较想和谁组合?不考虑周围因素。】 〖………柚木桑吧。〗 【真的假的我还不如那个脳筋…心好痛……】 〖柚木桑很坦诚待人也有礼貌…〗 【……输在这里吗??】 〖说实话我对雏森桑掴みどころがない这点有些苦手…〗 【那还真是……对不起哈……】 〖老是爱耍帅……爱摆前辈的架子……〗 【……我都看不出你原来对我意见这么大……】 〖但是…〗 【?】 〖果然还是想被您…被雏森桑接受,承认…………〗 【…………】 〖因为……除了雏森桑的身边……我也没有别的去处了……〗 【………………】 【睡着了……】 【真是个笨蛋……嘛问出那些白痴问题的我也是笨蛋就是了……】 苦笑着捋捋小暮的头发(倒在他膝盖上睡着了)把剩下的酒对瓶吹完的雏森觉得自己真是脑子坏了才说出类似于【我和她哪个更好】这种JK提问 这样一想自己简直比那个叫不出相方下の名前的乙女有贺涼还要乙女嘛 一定是因为喝大了!!!(但其实之前就是为了套小暮的话才约着喝酒的 2018-07-03 热度(13) 评论(3)
看了Miss Sherlock后冒出的雏暮BE脑洞 突然冒出来的稀烂脑洞 又是被别的作品日到然后写给自己爽的苦情文 文末碎碎念比正文长…… 妄想前提是在克隆试验时期10就拿小暮做过实验,植入芯片也好子细胞也好总之北方掌握了操控他的方法,在yuki的指使下小暮差点杀死了一岛(被百濑拼死拦下了 不相信小暮会这么做的的雏森和御池一路调查,终于明白了事件真相,最后见到了和yuki在一起的小暮 小暮脑内的芯片同时也是微型炸弹。yuki给他的最后的指令是:“杀死雏森千寿” ↓↓↓↓↓↓↓↓以下开始↓↓↓↓↓↓↓↓ “御池你放下枪!” 雏森低吼道。御池皱着眉头不甘心地松开了扣住扳机的手指。他不安地看向雏森,雏森的视线却始终锁在小暮无表情的脸上。 片刻后他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放松身体卸下了紧张。甚至还将双手插入衣兜,用如平时一般轻飘飘地声音说道: “没事的。” “没事的小暮。” 他缓缓地走上前去。 “如果是你的话,我被击中也没关系。” 迎着枪口。步子很慢却很坚定。 “小暮,现在我的弥赛亚是你。” “相对的,能拯救你的人也只有我。” 胸膛上传来清晰的枪口的形状。雏森低头闭了闭眼,又很快抬起来看着小暮的瞳孔。 那不再是双无神的眼睛了。他动摇了。 “如果你的子弹会击中其他人的话,还不如让我来接受它。” 雏森的指尖覆上小暮冰凉的手背。他扣住了枪,将它更紧地抵在了胸口,脸上是无比温柔释然的表情。 枪颤抖起来。像是机器的重要零件出了故障一般牵动全身,颤动越发剧烈地扩散开来。 僵硬的人偶急促地呼吸起来,开始了挣扎。仿若幼兽的悲啼从小暮的喉中传出,嘴唇却无法张开。 “小暮!小暮……” 看着小暮痛苦的样子雏森才失去了几分从容。他慌乱地尝试呼喊那个名字,声音终于透出了酸涩的沙哑。 “没用的,只是部分表层意识在抵抗罢了…”园嗤笑着开口。“不过如果再刺激他的话,他的精神会完全崩坏也说不定。” 他难得地暴躁起来:“hina,我受够这种自我感动的表演了。” “小暮洵。这是你最后的工作了。我数到三就动手吧。” “一。” “二。” “三…” “砰——” 枪响了。 没有人倒下。对着天空扣动扳机的是御池。小暮和園分神的下一瞬间,雏森已经冲了出去,抱住了園推着他跌撞着凑近房沿。 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園的脸扭曲了,他摸向腰侧,手掌和通信器却都被雏森紧紧握住。 “……洵!” 小暮从未被谁这样大声唤过,以至于反应都迟滞了一拍。他看向那张脸。 透过眼里的雾霭,透过磨损的镜片,雏森露出的是他最熟悉的,无比明亮,无比清晰的笑颜。 “这样你就自由了。” “!!雏森千——” 衔着毒蛇的黑鸟动了,像是要飞起来一样跃向了虚空。 “yuki。这一次一起走吧。去地狱。” 下坠的风声和闷响。 ……是从自己眼里流出来的东西落地的声音吗? ……眼泪是这么沉重的东西吗? “……雛森さん………” “……雛森さん!!!!!!” ===============碎碎念和后续脑洞================ 不愿意被人摆布的小暮。向往正义的園之人。如果这两人的命运都被可悲地扭转了——被当做道具的小暮,作恶的園之人——而且还因缘巧合地缠绕在一起,雏森到底会承受多大的痛苦又该怎样破局——自然就有了【yuki把小暮当做作恶的道具加以利用】的想法…… 交代一下起因看了神探夏洛克小姐最后一集…又被夏洛克跳楼日到了…………原著和英版日版为什么每一次都能日到我……于是借了梗来搞自家cp真对不起……文中加粗的是引自原剧的台词(日到我的台词竹内凉子小姐的夏洛克非常接近我心目中的雏森性转orz虽然性格设定很不一样吧但是长相和动作习惯,还有最后两集里那种不从容的表现………看的时候满脑子都 啊 这是雏森千夏吧(奇怪的私设收一收饰演女版华生的贯地小姐,反抗精神控制那里的表演也非常动人非常带感…哎精神控制好文明(这里↓有张剧照长图手机可能要加载三百年愿意的话可以等等) 原版夏洛克都是假死……但是在我这个脑洞里雏森是真挂了因为他那句“yuki。这一次一起走吧。去地狱。”/「ユキ。今度は一緒に堕ちろ。地獄へ。」是真心的。我妄想中的雏森是愿意用自己的死去告解五年的前的愧疚的…而且他认为拯救已经无法回头的園的最好办法就是同归于尽 so(。 yuki的代号yulan在鞑靼语里有蛇的意思,hina的日语有雏鸟的意思,小暮说自己是小白鼠…yukihinajun相生相克的食物链关系诞生了!!喜欢!(…… 没写出来的设定…这个世界线的雏森并不是毫无遗憾地去死的。他到最后都没能让小暮笑出来,还给他增添了惨痛的回忆……新的愧疚和悔恨产生了,他大概要变地缚灵(并不 后续妄想……Dr.3在尸检的时候发现雏森脑里也有芯片(可能也是10在他昏迷期间装的),但是没有操控功能只是存储了记忆,于是制造雏森的克隆体成为可能……但是对于深知克隆人痛苦的小暮来说,他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满足自己的私欲还是挽救雏森…说到底克隆出来的雏森千寿也不可能是原来那个人了(。克隆人伦理问题又来了觉得这走向小暮精神压力真的太大了可能要自杀 最近!完全没有考虑过两人完美HE的可能!不是一方死亡就是N号机设定! 想要嗑糖来救救自己悲观的大脑…… 看到这里的人…你对我也太包容了!你是个好人!谢谢你看我碎碎念(。 2018-06-16 热度(7) 评论(4)
© 阿转废话一箩筐 | Powered by LOFTER